不说硬话,不做软事

- 1 min

最近华为的两件事情在国内闹得沸沸扬扬,第一是美国给华为的手机产业断了供应链,第二是华为面对危机的姿态,引发了国内网友和媒体的热议,甚至关联到了爱国层面。就这两件事,我觉得不应被各种舆论牵制,我简述一下自己的看法。

对于美国断供的看法

美国从芯片上和操作系统上对华为断货,以为是掐住了华为研发的命脉。从海外市场角度上来说是十分正确的,Google停止了所有的服务,在欧美地区确实是正中命门,但这种被动局面只是暂时的,因为华为有自产的操作系统的芯片,虽然不成熟但是也能保证在关键时候派上用场。

但是我想说的,并不是于此。从长远来看,芯片的战争开始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国内还在饥荒的时候,美国、日本已经在芯片领域争夺王座,我们落下的几十年,别人在已有的技术层面上继续发展,而我们却要拓荒研发,这些并不是短短几十年能追上的,即便是追上了说不定芯片时代已经成为了历史。我们所要做的,是在芯片和操作系统的更高维度上的发展,在美国给我们低维度上断供补给,我们能在更高的维度实施致命打压,所谓的超级大国和核心科技,都是以某些尖端技术领域超越所有的国家,能以降维打击方式来给全世界造成危机。师夷之长技以制夷,并不适用于当前的情况,新时代固然是要以新视角来看待,所谓的中国威胁论现在还不足以成立。

所谓的华为自主研制的操作系统,仍然面临诸多的问题。我们回顾一下已经阵亡的手机操作系统:Microsoft与Nokia合作的WP系统,BlackBerry的BlackBerry OS,Nokia的MeeGo,HP的WebOS,Samsung的bada,阿里的AliOS 等等,前车之鉴,尸骨未寒,历历在目。

对于面死而生的思考

经常能看到网上对华为的一些谈话内部讲座的报道,这些报道有一部分是华为的危机意思,常用很多公司避讳的词语(如:寒冬、死亡等等)来给华为做提醒,面向最坏的情况时,应该如何应对。

免死而生是一个严肃的话题,所谓死是代表事情以最坏的结果完结,面向最终的最坏的结果,现在应该采取哪些措施,倘若出现了意料中的结果也还有回天之策。

面死而生是做人和做企业应有的危机意识,就比如我自己,在一次裁员之后乱了手脚,即便是在有长远的规划情况下,也因此不得不先考虑吃饭问题,导致长远的计划瞬间失去了意义。所以我的危机意识也因此出现,不能所有的事都是不停在推到明天,倘若没有了明天,我以我当前的资源怎么去维持。

不说硬话,不做软事

「美国是法制国家,美国企业不能不遵守法律,实体经济要遵守法律。媒体也不要老骂美国企业,大家多为美国企业说话,要骂就骂美国政客。我觉得有时候不分青红皂白,一竿子打过去打的都是矮的人,其实高的人打不着。媒体应该要理解,美国企业和我们是共命运的,我们都是市场经济的主体。」

「一个基础理论形成需要几十年的时间,如果大家都不认真去做理论,都去喊口号,几十年以后我们不会更加强大。所以,我们还是要踏踏实实做学问。」

以上是任正非谈到的话,并没有强硬地要求美国怎么样,要求员工怎么样,但“诺亚实验室”,“华为海思”这些逐渐解开面纱的公司,都是华为的手中的王牌。

要在他人面前保持谦卑,为他人留有情面时,也是在给自己留后路。

rss facebook twitter github gitlab youtube mail spotify lastfm instagram linkedin google google-plus pinterest medium vimeo stackoverflow reddit quora quo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