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邪的梦:门后的世界

- 1 min

“喂喂,小张么?黄回街上有一家叫门魂的店,据可靠消息,有至少三十人进店后就被报失踪。我觉得这个案子不能拖了,你们派出所抓紧安排几个人去店里看看,发现什么蛛丝马迹立即把老板带来。”

“收到,王队,我们这就出发。”我在电话里应声道。

黄回街是我们城郊的一条小街。解放前是一条专门弄一些牛鬼蛇神的地方,解放后,慢慢的衰落,但也没见开过新的店面。这条街上所有的商店都略显古怪,很多店破旧不堪,挂着“纸魂”、“衣魂”等等招牌,进去看一下,也不过是卖文具和衣服的商店。当然,比起新开的商场,来着里逛街的也寥寥无几。

很快,我跟副所长李哥和负责记录的小姑娘刘婕一起,去了“门魂”这家店。

“这条路上,总觉得怪怪的,人口失踪倒也不觉得惊讶。小张,今天我们装成谷歌看看,情况不好立马撤。”李哥说,然后猛嘬了一口烟。

“就是家小店,我们去抓过来审一下不就得了”,其实我只认为这里是家普通的老旧家居店。

一路,从市区到市郊,人也渐渐少了起来。

到了黄回街,不太平整的马路,破破旧旧的砖瓦房,上面招聘的字迹感觉在这种破败的悲剧下显得很悲凉。

走了好几个圈,在一个小胡同里找到了“门魂”这家店。仔细看上去,红木门框还是比较不错的。

推门进去,店内打扫的很干净,左右对称摆着好几排木门,空出中间的门厅走廊,正对着,是一个老式的木桌木椅。

叽里呱啦,角落里传来一句话,听上去十分的苍老干哑,听不清楚说了些什么。

不出所料,我们看向角落时,一位穿着黑色破夹袄满头白发的老人,弓着背扶着拐杖缓缓走出来。并且用凹陷且昏黄的眼睛一直盯着我们看。嘴里嘟嘟哝哝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完全没有听清楚。

“为什么刚入秋,这个人就穿着棉袄了呢,感觉很奇怪啊”,刘婕拽了拽我的衣袖,凑近我耳边说道。

我仔细看上去,这种夹袄好像有点眼熟,但又一下子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您好,我们是来这里选一扇门的,我家新房装修,家里那一口子喜欢古风的门。”,李哥凑上前去给老人说,老人的眼睛还是在我们身上扫来扫去,好似嘴里有什么粘住了似的,只能发出嘟嘟哝哝的声音。

“那我们随便看一下啊”,李哥拉着我们去了左侧。

这边的门样式大多都比较旧,但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门,对于木材的选择一点都不吝啬。

我们几个围着这个房子转了好几圈,都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也不好搜查。于是跟老人打招呼后,就离开了。

“你看吧,就是一家普通的做门的”,我给李哥说。

“老头人很奇怪的,穿着这种破夹袄…”,刘婕小声嘀咕着。

确实,那件夹袄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但突然又想不去来。

忽然,车停在了路边。我看向李哥,他面色发青,嘴唇紧闭。过了一小会儿,“我们回去趟”,李哥说。

“怎么突然…”

还没等我说完,李哥给我用手指了一下车前面的一家店。

我顺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是一家寿衣店。这样的小店在黄回街上也不少,也不知道李哥为什么这么奇怪。

“小张,小刘你看那个”,李哥说。

我重新打量了前面那家寿衣店,有件东西感觉特别眼熟。

“啊!”,刘婕吓得大叫道。

那家寿衣店门口挂着几件成型的寿衣,其中有一件跟门魂店里的老头穿的一模一样。

李哥看我们看清楚了,立即调转车头,往门魂店方向开过去。此刻的我,感觉脊骨冰凉。

rss facebook twitter github gitlab youtube mail spotify lastfm instagram linkedin google google-plus pinterest medium vimeo stackoverflow reddit quora quo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