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2020

- 1 min

2020年来的很平淡,很普通,跟平日里比起来没有什么太大的波澜。忙完手上的工作,回到家,跟对象就懒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上直播的跨年晚会,没多久就犯困了,在沙发上就眯着眼睛睡着了。睡梦中,我梦到了,一个青年的2019年。

在梦中,初始,我看到了一个快三十的青年,在家人和朋友的祝福中和心爱的姑娘举办了婚礼,参加婚礼的有好多年未见的大学同学,正在一起把酒言欢;也有青年离开家乡之后久违的亲戚,好似在一边说着家里的琐事,一边在夸青年旁边站的姑娘漂亮贤惠;还有青年家里的长辈们,满眼的欣慰,老人坐在一起高兴地合不拢嘴,父辈则是在操持着婚礼会场的一些工作。

青年的笑颜还在持续,但周围的环境突然变了。青年被公司裁员,待业在家,姑娘从自己的钱包里拿出一部分钱,给青年说“你先在家休息几天吧,不着急找工作”。青年在家看电视玩游戏,睡到晌午… 浑浑噩噩过了有三五天,青年就开始焦虑。没有任何交际,没有任何收入,眼看着各个账单纷杳而至,心中焦急无奈。青年开始看书复习,从早看到下午,然后上网寻找工作机会。都说2019年经济低迷,工作岗位难求,这青年也感受到了大环境的压力。青年的大部分求职都石沉大海,偶尔的几个面试邀请,让青年兴奋不已,但青年往往都带着失落回家。

画面又切换了,青年好像已经找到了工作,在一个逼仄的小房间内,混合着外面的油烟味、里面空气不流通的脚臭味等等,青年埋头敲着代码。我走近他,看到了他眼神里面的不甘和落寞,仿佛还在挣扎。青年周围的同事,几乎都是一脸木讷,盯着屏幕,整间屋子里和着键盘此起彼伏的声音,多了一丝沉闷。

又看到了青年和姑娘在一起,他们好像是去新婚旅行,看周围应该是东南亚的一个国家吧,碧绿的海水,五彩的建筑。青年高兴地捏着姑娘的手,在一条小路上散步,不时拿出相机留下几张回忆的照片,两个人的悄悄话和笑声,洒满了他们走过的一路。

貌似青年在工作上还是没有任何起色,还是在小房间里面跟同事讨论工作内容。可能是青年影响到了他旁边的一位同事正常摸鱼,两人便为了工作应该由谁负责而吵了起来,吵醒了隔壁睡午觉的老板,老板皱着眉头过来,重新安排了任务。照结果来看,青年并没有错误,可青年旁边的同事好像暗暗地说了些什么。

青年下班从公交车里挤出来,看了眼手机,站定回想了一下当天的工作和各种烦心事,长吁一口气,看了看城市里没有星星的夜空。青年播出了一个电话,说他在附近的地铁站等着,应该是等他的姑娘吧,看来他们下班的时间应该差不多。青年慢慢走向附近地铁站,耳机里漏出了一点职场跳槽之类的话题讨论节目内容。青年站在地铁站门口,看着扶梯,姑娘上了扶梯,他就收起了耳机,脸上浮现出浅浅的笑容。等姑娘从地铁站出来,她就挎着青年的胳膊,一起有说有笑地回家了。

我又陆续看到了几个画面,有晚上下班后青年跟姑娘一起饭时的幸福和满足,也有青年在得知当前公司在做非法项目时的绝望和无助,还有在考研当天青年紧张时家人给的鼓励 …

在梦中我作为一个旁观者看完了这一切,好像接下来不会有其他的事情了,我看着前方青年的背影,走的不快,但是每走一步他都会停一小会儿,我想,他内心应该是有很多想做但做不了的事情吧。

忽然青年回过头来,距离不算远,但能感觉到他是看着我。

“我问你个问题,你看了这么久,你说,我就今年会苦一点,还是说今年是余生中最好的一年?”

我无言以对,愣愣地盯着他。未来的事情太多了,青年现在的困难可能在未来根本不算什么,未来会有小孩,要赡养双方父母,可能还会有中年危机,有很多突然的事情… 我不知道怎么说,怕让青年受到打击。

我想了一会,抬起头来刚要安慰他,他竟然在笑,我也一时语塞。

“虽然今年太多事情不尽人意,但是我还是很幸福,你要更多地感受到世界的温暖才是。”

他看着我,我看着他。

“我们或许会明年还会再见吧”,青年说完他就回头快速走远了,这次步伐很快,没有任何停留。

… …

我隐约听到有掌声和敲钟的声音,我努力睁开眼,看到电视里在欢庆,我低头看了眼手机,已经是2020年了。我看了一眼旁边,她也正在揉着眼睛从我身边爬起来。

rss facebook twitter github gitlab youtube mail spotify lastfm instagram linkedin google google-plus pinterest medium vimeo stackoverflow reddit quora quo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