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它记录在相片中,有点远

- 1 min

有幸能在新年假期中,休息了很长一段时间。一段无所事事,早上可以十点起床,晚上可以十二点睡觉,一天中只剩下吃吃喝喝的日子,也幸好是在新年假期,要是搁在平日里,这段日子一定会过得难以心安理得,诚惶诚恐吧。

在年前我就准备了好多过年带回家的物件,满满地堆在门口,直到搬下楼放车上,门口才能正常行走。本以为在家里只会待个几天的时间就要回来工作生活,但没想到居然因为未知病毒,带给我了一个安静的春节假期。

我这么说可能对现在蔓延中的疫情有点不管不问的冷血,忽视了那些因照顾病人而自身也感染上病毒的医护人员,春节假期都没休息的工作着的人们,和病痛中挣扎的病人。但是,我只作为我自己来说这些,他们在履行自己的人生,在过着自己选择的生活。只是,我自己的生活和假期完全没必要牵扯太多,作为普通平民百姓我只想一个假期来跟家人们一起,囤好食物宅在家里,读书写字。

假期中我照了一些照片和视频,当时的想法是想把它们整理起来,作为一个回忆,想在我多日之后的忙碌中回头看到这些照片,考虑一些除了工作糊口之外理想和期望。可悲的是,才没几天,我看到这些照片,完全无动于衷,这并不意味着我铁石心肠没有人情味,只是我对这些照片的感觉是,很疏远。

就好比说,小时候我跟表哥在一个大雪天里,顾不着冻手冻脚,滚了一下午滚出一个跟我一般高的大雪人来,当时我非常高兴,而现在回想起来,缺少了当时的地点和人物,仅仅是一段回忆而已,回忆的那个场面或许被大脑多多少少有些润色和修改,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把我变小拉回大雪人前面。

看到这些照片时心里很温暖,家人围着桌子坐在一起,有的照片中在说笑,有的照片仅仅是为了拍照摆姿势,有的照片则是具有很强的纪念意义。我想把它们放到我桌前的相册里面,好有空抬眼就能看到,不过桌前的相册中已经有很多其他的照片,正面反面乱糟糟地塞在里面。

说到我桌面的相册,里面有很多我去过的地方,有一些我还是在特别的角度拍下了一些比较少见的侧面 —— 并不是想参与什么摄影比赛只是为了偶尔看一下,大部分照片存在相机和电脑里,筛选出几张放在相册。电脑里面的照片很少打开,相机的使用次数更是寥寥可数。

为何我要乐于拍照片留念,而牺牲了当时好好感受的时间。本可以在该用心用身体去感受去触摸的时候,我拿起冰冷的相机,调整角度和光线,再按下快门,如果不满意再拍几张。拍照的几秒钟时间,拍照的主体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操纵相机,而事情依然在进行,本可以好好感受那段时间的美好,却让放松的愉快变成了争分夺秒的紧张,不是吗?

很多事,记住就好,怕记不住,去感受到就好。我相信这种记忆和感受会在这一生的磨砺中,变得美好和憧憬。虽然我小时候的雪人不能复现,但每当我想起来,想到那个飘着大雪的村子,四只冻得通红的小手,我就觉得不再枯燥和单调,即便我不会再去滚一个雪人。

我生来就在触摸这个世界,触摸到了世界的温柔,也触摸到了世界里坚硬的和深不见底的东西。我太过于依赖用道具来记录我的感受时,当下的感受也只会剩下记录时的焦急 —— 不想错过美好画面的焦急。事后我就会后悔,我错过了世间最美落日的那一刹,与大海里海豚跳起击手的瞬间擦肩,在家人团聚温馨的画面中拿起了坚硬冰冷的手机 …

rss facebook twitter github gitlab youtube mail spotify lastfm instagram linkedin google google-plus pinterest medium vimeo stackoverflow reddit quora quo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