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攀缘的随想

- 1 min

前两天,父亲一铁哥们的儿子(为了方便以下简称为Z)叫我一起去吃个饭,Z在我所在的城市里经营着一家规模不小的企业,父亲一直希望能通过他来帮我解决一些实际的问题。

虽说之前一直有联系,但没有利益往来,所以联系的也比较寡淡。这次去吃饭,某种意义上就是靠父亲的面子给我一个回家谈起他有没有帮助话题来的时候的说辞。在Z公司的办公室喝了会茶,看了会他准备送各个大领导的字画,然后在Z经营的酒店里与一些当地企业的董事长总经理等高层一起用餐,餐点和酒水很普通,但他们在谈笑中,我基本上处于插不上话的状态,当然我也不会不识趣地插上些自以为是的话,于是就乖乖地坐着偶尔表示一下自己的态度。酒席中间还吐了几次,但没有离开的原因,一是想让酒桌上当地上层们认识一下自己,二是给Z一个好的印象,以后有机会帮一下小弟我。

第二天醒来,想起前一天晚上的事情,立即想起“攀缘”一词:自己对他们来说几乎是提供不了任何价值,也没有共同语言和爱好,对他们而言我的存在感约等于0,比0大出的那一丁点还是碍于Z的面子。很短暂的自我反省过后,就转到了如何创造个人价值上面。

下面是鄙人愚见

人际关系交往中,特别是人脉中,我觉得谁认识我或者我认识谁都不重要,虽说最多通过七层关系就能结实美国总统,但我所认识的人凭什么要帮我去做这种牵线呢?我得出一个结论:认可远比认识重要。好比说,我在计算机领域中,得到一大老板赏识,每次出去都会谈及到我,那我又何苦会为了人脉发愁呢?

那如何做到被认可呢?

我想到的是,选择合适自己的跑道。读商学院也好,自己创业也好,或者在自己的行业中继续前行也好,为的就是摸索出一条契合自身的跑道,继而在前进中产生自己独特的价值,然后被别人认可。

对于选择跑道而言,于我来说就是坚持二字。坚持二字看似简单,对于其坚持者来讲是一项苦行:首先是要有信心,其次是要摒弃外部的诱惑不至于走岔路或者改初心,再次就是有一颗恒心持之以恒,最后就是耐得住寂寞与艰难 … 等等很多条件。实际上能够坚持下来的就是很少一部分人,过程中也完全不需要浪费自己的天赋,仅靠坚持就能打败许多对手。

还是那句我常说的话:要跑啊少年,要跑。

攀缘看似是一步好棋,通过依附于有钱有势的人来达成一些目的,可依附于别人是完全被操纵的,如《教父》中老柯里昂在对小柯里昂讲的:我一生都在被人操纵,我希望你以后能去做州官,做参议员,成为操作别人的人。

rss facebook twitter github gitlab youtube mail spotify lastfm instagram linkedin google google-plus pinterest medium vimeo stackoverflow reddit quora quora